山有木兮s

这盼望很悠长 亦决心等到底

时光之河涌流不息。你不会拥有幕间休息的片刻……像尼伯龙根的指环,你被要求一直演下去,演下去,直到曲终。
而一定有什么,是悄悄地变了的。或许那是你最珍爱的一部分,但你只能看着它变质,风化,无能为力,无可改变,甚至,你知道,即使重来一次,你依然会做出同样的选择,仿佛这般不动声色的观众的姿态是深陷尘世的代偿。
选择由你做出,或许除你之外无人理解,那又如何?
被抛下的人日日担忧,心中荆棘尖利鲜血淋漓,可这刺,何尝不是扎在行远者的胸口?
你不知道他是在用行远的姿态告诉你命运的无情和不可挽回啊,你不知道他给了你足够无瑕的旧日和他全部的温柔,你将永远不知道他从此行走在怎样荒寒的雨雪长夜至死方休。你不会知道。

收拾东西时收出了好些明信片。
那些那么真挚地写下温柔字句的人,全被辜负。
我从不认为任何通讯工具可以真正地抹去离别。真正的离别或许不在乎空间而在乎时间,或说,尽管你能联系到任何一个人,但你已和她无话可说。
你日日面对通讯录上她的名字,却仿佛远隔万水千山。
你只能拥紧远逝的时光取暖。你知道那段时光和温度曾真真切切地存在过,有若死火。
你足够狠心。

我们终将殊途而重逢,又或者,人生若只如初见。

你的生命里是否有这样一个地方。
你是浮舟,而那个地方是你隐秘的孤岛。
那个地方在你的血脉里纠缠,除你之外,更无他人知道那个地方之于你的意义。
那是没有人被允许触碰的地方。
它甚至没有名分。
只是在那里。
永远在那里。

今夜落雪。

雨落惆怅,雪落寂静。

多少纷纷扬扬的时光翩飞于天地之间,它们不曾死去。它们又一次归来。

我用一场落雪的时间思念你。

我不会停下。我们仍会相见。

听听那冷雨。古屋不再。前尘隔海。听听那冷雨。

2017.12.14

每逢此时离别教人苦。对岸啊那么近却那么远。


时间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旅行。
好的坏的只是风景。

天昏地暗,云霁风清。
恒有前路,时光不息。

一切都会过去。
一切都不会过去。

只有你伴着你和你一起看云淡风轻。

大概七八年前,看见我敬仰且喜爱的一位姐姐写道,我信命,但不信命运。还是我信命运,但不信命来着?
或许是后者。
一直觉得这句话有趣且意味深长,可惜时日太久,记忆不甚明了了。
想起北欧神话里的奥丁。
其实奥丁从一开始就知道诸神的黄昏必然来临,他必然命丧于荒野。因而他成为我唯一敬佩的神。
人和命运,和时光,究竟该如何相处?
这个问题,或许我必须穷尽一生,才能给出我自己的一份回答。
我一直信奉尽人事听天命的道理。已经成为定局的事情,无论再有遗憾,都不会有所改变,因而我时常有别人无法理解的平静。但我又恒有着世俗的野心,始终蠢蠢欲动,像野草也像野火。
一个人要经历过多少,才能与命运、与时光亦敌亦友?他不甘心流年度、空白首...

即将错过一万万亿个世界的我。
生活中有期待真是件甜蜜的事儿,再怎么样都不会绝望。因为有心心念念的事不想错过,不想留下遗憾。
一定要去青岛和济南走一走了。
走过时光和你来时的路。

初恋女神今天结婚了!
超开心!
别人家的爱情故事xn!
那么优秀的人!那么好的人!
一定会幸福一辈子的!

1 / 6

© 山有木兮s | Powered by LOFTER